新闻中心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最新活动

2012-07-05 平价药店发展的三大理由

平价药店的出现引起各地一片“骚动”,消费者纷纷为之叫好。另一方面,平价药店却普遍受到同行的挤压。平价药店的是非引起社会大讨论,除利益相关者代表为各自立场说话外,业界也有两种明显不同的声音:支持者认为平价药店的价格行为合理合法,其发展有助于医疗体制改革;反对者认为平价药店引发的价格战将削弱药店连锁化经营发展的资本积累能力,并引起市场的混乱。而笔者认为,政府支持平价药店发展主要有三大理由——

    ■ 打破垄断的良药

    药价虚高由来以久,虽然政府也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药品价格,但收效甚微,总体药价仍高高在上,而且部分没有列入降价范围的药品价格反而节节攀升,消费者还是无法真正享受到药品降价带来的实惠。

    平价药店的出现及其引发的“价格战”为解决药价虚高问题找到了突破口和新途径。首先,平价药店扛起的降价“大旗”有助于撕开药品商业集体编织的垄断网。平价药店比国家核定的零售价低25%~50%的销售价对打破药品价格垄断无疑是一剂良药,“价格战”加剧的市场竞争将迫使药店整体降价,医院也面临(流)失(处)方率增加的巨大压力,不得不认真考虑药品价格问题,而不是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地定价。

    其次,平价药店引发的“药价战”虽然会迫使部分药店倒闭,并危及某些医院的生存发展,但有助于启动新一轮的医疗体制改革,全面革新国有药店的治理结构和管理模式,彻底改革“以药养医”的医疗体制及由此孽生的药价虚高的痼疾。

    第三,平价药店发动的“价格战”能够彰显药品中隐藏的生产成本、品质等大量信息,这有利于抑制医院利用信息不对称而榨取患者的信息租金,同时“暴露的信息”将促使政府加强对药品价格的管理,这也为解决药价虚高中的信息不对称难题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同时,平价药店所带来的市场竞争也为解决药价虚高问题创造了良机。

    ■ 市场竞争的必然

    许多人之所以反对平价药店,是因为他们认为药品并非一般的商品而可以随意竞争和展开价格战。在他们看来,药品是人命关天的特殊商品,“卖药不能如卖菜,菜蔫了,纤维素尚在,而药不好,事关人命”,言下之意就是必要的垄断还是应该的。

    其实,这些看法只对了一半。卖药是应该由政府监管,因为“药”的确与“菜” 不完全相同,“药”是公共性较强的产品,具有安危性、信息不对称性和需求弹性近乎于零等政府非管不可的经济特性,因此卖药不能“完全”如卖菜。但卖药和卖菜又可以相提并论,因为“药”和“菜”都具有明确的排他性和竞争性,能够通过自由市场来生产经营和完成供求,不同点只是“药”需要政府严格监督和管理。

    平价药店发起的价格竞争是公平的市场竞争,并非如一些人所说的“仅仅是为了进入市场和获取市场份额的手段”和“价格战将导致药品质量、服务下降及新产品推出的延迟”,因为与其它商品的市场竞争一样,药品市场竞争的核心是价格竞争,其它的竞争如质量、服务等都要通过价格竞争来体现和运行。

    并且,价格竞争将加大品质竞争和技术竞争,从而促进药品品种多样化和新品种的推出。笔者发现,自从平价药店出现以来,药店的服务水平比以前有了明显的提高,不仅店员为消费者热情引路、介绍,药店还配备了药师来为顾客配药和指导用药。

    就目前的平价药店定价方式而言,并不存在采取低于生产成本倾销等非法价格竞争的问题,除非平价药店与生产企业合谋,但这种可能性甚小,因为中国药品销售有85%通过医院渠道,只有15%通过药店,生产企业不会傻到为15%的市场份额与平价药店合谋,而放弃85%的市场份额。在药品“价格战”中,常常发生生产企业为了自身利益而应医院的要求纷纷撤消对平价药店供货的现象,便是很好的证明。

    ■ 药店发展的方向

    中国药品流通目前是“橄榄球模式”,多如牛毛的代理商、批发商和药店靠哄抬药品中间环节价格来获利生存,形成药品供给“两头瘦,中间肥”的利益分割格局。就流通终端的药店而言,目前国内最大的连锁药店门店数只有数百家,最大的零售药店一年的销售额只有几亿元,14万家零售药店的药品销售量只占市场总量的15%。而美国最大的连锁药店CVS就有4100多家门店,药品年销售额达到200多亿美元,几乎占美国年药品零售额的1/5。

    由于带有浓厚计划经济色彩的陈旧流通模式作梗,使得我国药品流通企业无论是经营规模、盈利能力还是服务水平,都无法同发达国家药品流通企业相比拟。尽管前国家经贸委早在2000年就提出,“十五”期间我国要建5~10家年销售额达50亿元的大型医药流通企业集团,但如果还保持原有流通模式不变,则很难培育出具备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医药流通企业。

    平价药店一登场就打破了我国药品流通业多年来的厂家→各级批发商和代理商→零售药店的多级流通模式,直接从厂家和大型批发商进货,并采用现款结账模式,大幅缩减中间环节交易程序,从而有效降低了中间运营成本。另一方面,平价药店也在向连锁经营和新型经营发展。例如,南昌“开心人”正在江西省和上海等城市布建销售网络,并采用了仓储式“药店超市”经营方式;北京的“德威治”除在本市连锁扩张外,还计划通与著名医药企业签约,逐步实现采用包销、买断等方式,用最快的速度向厂家规模采购,以达到降低进价成本及保证质量的目的,以打造“销售流程聚集,规模采购增效”的“短、直、快”新型流通模式。

    此外,平价药店注重管理增效,一般来说,国有药店要获得25%~30%的销售毛利才能生存,而平价药店只要10%的销售毛利便能生存和发展。平价药店的这些经营手法正在与国外的药品零售业接轨,也将通过竞争传递带动国内医药流通业的全面革新和现代化。